•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若离
        昨晚,不,准确来说应该是今早才躺下的陶若非起床就觉得鼻子痒痒的。经过多年的经验判断应该是要感冒了。陶若非感冒一向是个大工程。从鼻子痒到发烧一系列的拉锯战至少半个月。

         陶若非晃着还没完全清醒的脑袋下了楼梯。睡的这几个小时也觉得不踏实,这样起了床,头还一阵阵发麻,陶若非一个不当心地踏空就这样顺势冲下了楼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楼梯最下面有羊毛毯垫着但仍然震得尾椎骨都麻了。

         陶若非揉着腰要起身,身前已经有人就着手臂拉起了自己。

         怎么每次这样窘迫的时候都被他看见呀。陶若非在心里暗暗地懊恼起来。一向端庄文静的人偏偏总在他面前这样毛毛躁躁,悔得肠子都青了。

         “怎么总是这样不当心。”江北鸥扶着她,皱着眉,像是责怪又像是关心。

         陶若非立刻把这些念头打消得一干二净,江北鸥这样的人,一定是自己感觉错了。这世上最尴尬的就是会错意。陶若非收了心神。

         帮着她活动了一下膝盖,确定没什么事。

         “我今天要回森林一趟。”

         “我也要去。”陶若非下意识地接了一句,却立刻反应过来,自己也显得太急切了吧。

         “我……的画还在那呢。我要拿回来。”一边后悔着,一边飞速找了借口。

         到森林的时候正是正午阳光最好的时候。

         离开有几天了,两个人都有些想念森林里盈盈一片的姣好日光。于是干脆在门外的草坪上晒起了久违的日光浴。

         午后静谧安然的时光,陶若非坐在草地上整个人暖洋洋的又懒懒的,心里像是泡在温泉里那样惬意悠然。岁月的静好迷人大抵如此。

         这样静好迷人的时分,陶若非忍不住掏出口袋里的手机想将这一缕时光留住。

         江北鸥不经意地一瞥就看见她手机里翻着的相册中一张张写满斑斓旖旎风光的画作照片。

         “这是?“

         “我每到一个地方,等我回来以后都会把拍的那些照片画下来,然后只把自己的画留在手机里。”陶若非眼角眉梢满是温和怀念。

         江北鸥看到她一张张翻着:“你倒是去过不少地方。”

         “嗯。”陶若非想了想点点头,“国外来的少,主要在国内。大大小小的地方老师带着去采风,我们自己也喜欢多走走看看。”

         “你看,这是内蒙古的大草原。”江北鸥难得对她的事感兴趣,陶若非想和他分享,于是把图片给他看。画上茂密郁葱的杂草半人高的样子,洒在背后清澈如洗的碧蓝皓天下,半弯的草梗仿佛都能听见大草原上徐徐宜人的凉风在耳边响起。

         “大草原的蒙古包美得异域又有风情,但是家的味道却甚至比城市还浓郁的多……”陶若非兴致勃勃地和他回忆,语气也不自觉轻松起来。

         “还有这个,这是我们大一去安徽古城那里采的景,一砖一瓦一树一人……”

         陶若非一张张翻着,那些曾经就一点点涌了上来,自己讲得起劲又入神。江北鸥的心却被她的回忆勾起了涟漪。

         她的眼睛出奇的明亮,讲到那些景,还有景后面的故事,这个世界明明该是一样的。可是现在,江北鸥却觉得,陶若非的那个世界和自己的,又好像那么那么不一样。

         她的世界,广阔,又富有激情。那个世界色彩斑斓,妙趣横生,甚至是一粒石子儿都有一段属于自己的故事。

         他突然又想到她告诉他的话“我只要想到我的画有那么一点点温暖的感觉就很开心了”。温暖,陶若非最喜欢的,温暖。

         “陶若非,你说的,那种温暖,到底是什么?”江北鸥躺在油绿一片的草堆上,沐浴在阳光之下,安详又美好的样子。

         陶若非突然被他轻声打断,没有料到他会这么问自己,愣了一会儿。

         “温暖?”陶若非看着闭着眼睛的他,又移了眼扫过自己的画,抬头看着秋意下不热烈也不孱弱的阳光,细细想了想回答,“不灼人,不寒凉。淡然,沉静。纵使盖然不觉,亦深陷其中。”

         江北鸥轻笑了一声。

         那样的笑一如既往的好看,可是淡淡的嘲讽和无奈,陶若非竟然捕捉到了。

         “我知道那很难,但正因为稀少,所以珍贵。正因为没有所以才想要创造。”陶若非的声音融在周围一片鸟语花香之中,混在背后潺潺溪水肆意流淌的快活里,仿佛听不真切。

         但是江北鸥听得一清二楚。

         这样一本正经的同他说话的陶若非,自己从来没见过。

         “但你也必须承认概率极低。”江北鸥冷静地告诉她。

         “漫步在宁夏乡村没有路灯的月夜,披着满天的星光夜色你依然会觉得温暖。走在新疆塔里木沙漠里,纵使烈日炎炎,但是广袤驰骋的天地长景也会让你心生暖意。”

         江北鸥放下手,霎时睁开眼的亮光迷了自己的眼,只有陶若非,隐隐绰绰地在那光圈里,平静地坐着,看着他。没由来的,心里一荡。

         “有的色彩在你的眼里刺眼又多余,但是或许在其他人的眼里就变成了与众不同的画色和艺术品。或许你现在厌弃的,是别人怎么也求不来的呢?所以,江北鸥,你如果能珍惜你拥有的,如果你能接受这个世界,如果你能爱上你的生活,你或许会更幸福。”陶若非抱着膝,认真又带着一丝关切地同他说,语气中有着一丝丝不为人知的感慨,“至少比现在,幸福得多。”

         陶若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和他说这样一番话。只是直觉告诉自己,那样淡淡地笑着的江北鸥是不快乐的,他在厌弃什么,甚至他在害怕什么,她不知道,只是,这样说,陶若非觉得,至少他能开心一点。

         半晌的安静。

         “你不懂……”仿若叹息。听得陶若非心里一揪。

         陶若非再看不见他闭上的眼里的丝毫情绪,只是皱了皱眉,却再没有说什么了。

         晒了好一会儿,两人最后还是要走的,江北鸥去房间里拷资料,出来就看见陶若非从厨房里拿着他从来也没见过的白色桌布把周围那些家具都严实地罩了起来。

         他放好两人要带走的东西,回来,就倚在客厅的入口处入神地盯着她。看着她略显娴熟地把那些家具包裹严实,眉眼中的专注和细细密密的汗丝。

         “为什么要做这些?”江北鸥在一片沉静中开了口。那样麻烦的事,她不做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为什么要做呢。心底有一层仿佛蒙了布一般看不真切隐隐约约的想法,一丝丝的期待不自觉地从心里浮出来,浅得难以察觉。

         陶若非一愣,心中却不可避免地紧张起来。他,这是发现了什么……陶若非想着他之前说过他会读心的事,不免更加不安起来。不敢抬头,紧紧拽住了桌布的角,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语气欢快起来,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你帮了我这么多的忙,我帮你做这些也应该啊。也当是谢谢你。”

         “哦。”江北鸥沉默了片刻默默回了句,不带喜怒。

         陶若非这几天陷入深深的后悔中。那个时候应该说出来的啊。那样恰到好处的时机怎么就错过了呢。

         陶若非叹了口气。可是太难了啊。我喜欢你四个字,即便心里说过千遍万遍,即使心里叫嚣着快要冲破心底而出,可是说出口真的好难啊。那种期待混杂着担惧让一向软弱的她更加犹豫起来。

         车子从森林回来就去送修了,这两天两人都在家里,可是江北鸥在房间里却不出来了。以前他还时不时坐在客厅看书,可这两天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陶若非闷闷地坐在客厅沙发上,他这是在……刻意避开她?

         虽然江北鸥平时就这样喜静,可是若非总觉得他在对她生气。思来想去也没有什么做错了的事。若非实在想不通。

         悄悄来到江北鸥房间门口却发现门大开着。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回答她,本想着离开。可是江北鸥的房间是一间复式的结构,万一他在里面呢?若非还是想去试一试。走过他电脑的时候,本来静静开着的win7桌面却突然跳出了一个黑色框框。一排排的代码迅速滑过。

         陶若非从来没见过这样的对话框。这是什么新的聊天软件?若非有些好奇。可是一瞬间那些滑动的字符却突然停止了动作。若非以为死机了,悄悄动了动鼠标点了点。

         “你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打破了满室的沉寂。

         怎么总在做傻事的时候被他发现呢。陶若非哭笑不得。

         江北鸥走到她旁边,脸色却变得有些沉重。

         陶若非惊慌地看着他。完蛋了,这下真的惹他生气了……

         “对不起……”陶若非低着头,又轻抬头看他一眼,“对不起……它突然跳出来……我不是故意……”

         看着她白皙秀气的脸上神色慌张又着急的模样,江北鸥郁郁了几日的心绪却莫名解开了少许。此时反倒一句指责的话也说不出口了,只是半是叹息,半是无奈地同她说:“算了,当作惩罚帮我跑个腿。”

         其实任务是很简单的,陶若非打了车把电脑硬盘送到大学里给Teddy就可以了。来的时候Teddy不在办公室,于是和他的同事打了招呼,留了便签在电脑上就走了。

         A国的秋天比中国更凉快一些,飒飒的秋风染得校园里一片金黄明丽。陶若非拨下落在肩上的枫叶,捏着它的叶杆悠悠地转了起来。

         陶若非不由得想起了江北鸥。他总是喜欢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翻着书,背后就是一片浓烈的秋意带着秋天最后一抹光的盛情洒了满地。江北鸥本就这么好看的人,那样专注认真的时候,更加让人动心。

         陶若非定神地望着枫叶。要不,把叶子做成书签吧,上面画一些简笔画,送给他,也当作是道歉的礼物了。于是蹲下身挑了几片觉得最美的放进包里夹好。

         “陶若非?”

         若非奇怪地回了头。

         来人穿着Burberry新款的绛紫色风衣,短短几步偏生出了陶若非怎么也走不出的风情来。只是潇洒的短发,让这周身的明艳多了几分利落的俏丽感少了该有的成熟味。毋庸置疑的美女,毋庸置疑的熟人。

         “叶楠。”陶若非不自觉地退后一步,轻声开了口。

         叶楠没有想过会在这里碰见她,但是前几天自己的闲人老哥难得地低头求她帮忙,找了几天没想到在这里竟然遇见了。此时看见陶若非自然是要完成任务的。但是自己的事明显更重要些。

         “我现在要先去找人,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叶楠看着她,还是从小那样怯怯的小心的样子,心里只觉得不舒服,语气也不见得多好,但总算客气。

         “为什么?”陶若非抱着包小声问她。

         “我答应了我哥把你安全送回国,自然是要送你回去。”叶楠理所当然。

         “哥哥答应过我让我留到画展结束的。”陶若非愣住了。濯然哥明明同意了的。

         “这谁知道。”叶楠有些着急,开始不耐烦起来,“反正我已经答应他们了。好啦,其他的事你自己打电话和盛濯然说,我还有事,你在这里等着,我一会儿回来带你回我家。”

         叶楠一方面急自己的事,一方面也笃定陶若非没这个胆子逃跑。毕竟从小就是这样胆小的人,那样的事,她坚信陶若非做不出。

         陶若非望着叶楠离开的方向心乱如麻。其实就算现在叶楠不带自己离开,再过半个月陶若非也是要离开的人。

         可是,怎么能离开呢?陶若非忧心忡忡。此地一别当真要后会无期了。犹豫了片刻,陶若非作出了这辈子最胆大的决定,逃跑。

         陶若非是个路痴,亲近点的人都知道。所以兜兜转转出了校门竟然还不是自己进去的地方。门外连着的是一段坡形的小路,下面簇着排排有些拥挤的房屋。穿过这排民居就是大道了。陶若非穿进了窄小的道路,然后,再也没找到出口。

         看着周围对她来说一模一样的房屋,这群民居在她眼里和迷宫无二。绕了许久还是不见尽头,关键这片竟然连个能问路的人都没有。出现的人都操着带有浓重口音的话,陶若非根本分不清他们说的是A国话还是英语。

         陶若非有些气馁,看着天色渐暗,又有些着急。掏出手机,还是拨了那个自己已经记得清清楚楚的号码。

         “喂……江北鸥……吗……我迷路了……”陶若非有些不好意思,握着手机,满是歉意说的小心翼翼。

         江北鸥赶到居民区外的大路的时候已经傍晚了。掏出手机拨给她。

         “你现在在哪?”江北鸥压着喘着的气息,问她。

         “嗯,房子边上……”陶若非无奈地望了一圈周围,除了房子真没有其他东西了……

         江北鸥无语,但只能克制着,再耐心地问一遍:“除了房子呢?什么都好,还有其他什么东西?”

         陶若非又仔仔细细找了一遍:“额……右边房子的窗台上有一盆……白色的花算不算?”

         果不其然的没听到回答。

         片刻,“你直走。”

         “哎?”陶若非一愣。

         “你直走走到第一个十字路口左转。”江北鸥站在马路对面,闭上眼细细回想曾经路过过的地方,“然后向前走,你看到右手边有一家的门是红色的了没?”

         陶若非虽然莫名其妙,但是仍然很听话地随着他的话走着,在他说的位置果然有一间红色门的屋子,不禁惊叹道:“真的有哎……”

         幸好有江北鸥这个人型GPS,绕着走了十几分钟也算是出了这片“迷宫”。

         陶若非站在马路的这边,手机屏幕上一闪的蓝光照在她的侧脸上,她看着马路对面的江北鸥。马路太宽了,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愣着干嘛。”江北鸥的声线没有起伏,陶若非更猜不出喜怒,只是继续呆愣在那里。

         江北鸥等了一会儿没见她有要过来的意思:“算了,我过来吧,你不要动。”

         他逆着光从对面走来,仿佛走过了那样远的路,仿佛走过了时光斑驳来寻她,陶若非看见了迷茫慌乱的小时候的自己,孤独地低着头,等待着,等待着自己被命运安排到一个不知终点的地方。

         陶若非有一瞬间的迷惑,失神的眼睛看着他从暗处来,朝向自己,于是一下子清醒了。那天寒地冻下混沌了的脑袋一下子豁然。

         不敢告诉他,那些情意,一向怯懦的自己根本开不了口。那就做吧。把那些爱意,放在自己对他的好上。他是天才啊,天才应该能看得懂吧。更何况他告诉过她,他会读心啊。自己那么笨,他一定能一眼看清楚自己的想法的。